服務熱線: 0512-69998806
立責於心,公允至信 Li responsibility in mind, fair to the letter
关于我们 About us
心脑血管疾病模型  
急性缺血,缺血再灌注损伤模型  
脑卒中模型  
缺血型脑卒中模型 (永久性 MCAO模型),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缺血再灌注型脑卒中模型 (短暂性 MCAO模型),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出血性脑卒中模型 (CIH模型),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
急性心肌梗死(AMI) 模型  
永久性 / 短暂性冠状动脉缺血性心肌梗死,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AMI 诱发的心衰模型,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
外周血管病 (PVD) 模型  
肢体缺血再灌注模型,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
动脉硬化模型  
内皮细胞剥离诱导的动脉内膜增生模型,啮齿类和家兔试验动物  
高脂 + 胆固醇诱导的动脉硬化模型,仓鼠和家兔试验动物  
血流动力学诱导的动脉内膜增生模型,家兔试验动物  

腹主动脉瘤 (AAA)模型  
胶原酶诱导的AAA模型,啮齿类试验动物  

代谢疾病模型  
肥胖模型  
高脂 (HFD) 诱导的肥胖,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转基因肥胖鼠,ob/ob 鼠, db/db 鼠  

糖尿病模型  
高脂 (60% kcal) 诱导的肥胖鼠伴有糖尿病  
ob/ob, db/db 鼠板有糖尿病  
高脂诱导的非人灵长类肥胖猴伴糖尿病  

糖尿病并发症
糖尿病肾病, db/db鼠,DIO鼠  
外周血管病 (PVD) db/db鼠,DIO鼠  
糖尿病性肌萎缩 (myopathy) db/db鼠,DIO鼠  

脂质代谢异常模型  
高脂/ 高胆固醇/ 高果糖饮食诱导的模型,啮齿类,豚鼠,仓鼠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
肝脏疾病模型  
急性肝损伤模型  
酒精诱导的急性肝损伤模型,昆明鼠,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CCl4诱导的急性肝损伤模型,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急性肝脏缺血再灌注损伤模型,啮齿类  

慢性脂肪肝模型  
肥胖模型,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
慢性肝损伤模型  
CCl4诱导的肝纤维化,肝硬化模型,啮齿类试验动物  
胆管结扎 (BDL) 诱导的胆汁源性肝纤维化,肝硬化模型,啮齿类试验动物  

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(NASH) / 肝癌(HCC )模型  
肥胖鼠 + CCl4诱导的 NASH 模型,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STZ + HFD 诱导的 NASH, 肝纤维化,肝硬化和肝癌模型,啮齿类试验动物  

复合性因素诱导的慢性肝损伤模型  
HFD+酒精+CCl4诱导的肝纤维化模型,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
肾脏疾病模型  
急性肾损伤模型  
缺血再灌注损伤模型,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急性输尿管结扎模型,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
亚急性/慢性肾衰模型
5/6 肾切除模型,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单侧肾切除伴对侧肾2/3梗死模型,啮齿类试验动物  
肾小管毒性损伤模型 (adenine toxic) ,啮齿类试验动物  

肾病模型  
肥胖相关的肾小球肥大模型,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糖尿病性肾病模型,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
肾脏移植模型  
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肾移植模型  

炎症和免疫疾病模型  
呼吸道炎症模型  
LPS诱导的急性肺部炎症模型,啮齿类试验动物  
实验性变态反应性脑脊髓炎 (EAE)   
MBP 诱导的急性 EAE,啮齿类试验动物  
PLP139-151诱导的 SJL/J 小鼠EAE 模型  
MOG35-55诱导的 C57BL/6/SD大鼠/非人灵长类EAE 模型  

肺纤维化模型  
Bleomycin诱导的小鼠肺纤维化模型  

类风湿性关节炎模型  
佐剂性大鼠关节炎(AIA)模型  
胶原蛋白 II 诱导的关节炎(CIA) 模型,啮齿类和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  
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自发性类风湿性关节炎模型  

骨关节炎(OA)模型  
MIA诱导的大鼠OA模型  
手术诱发的非人灵长类OA模型  

感染性肠炎 (IBD)模型  
DSS 诱导的 C57BL/c 小鼠肠炎模型  
TNBS/DNBS 诱导的肠炎,啮齿类试验动物  
非人灵长类试验动物自发性IBD模型 
Copyright © 2005 - 2013 凯斯艾生物科技(苏州)有限公司
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
分享到:
服務熱線
全國統一服務熱線
0512-69998806
全國統一服務熱線
服務資訊項目合作
微信二維碼
親,掃一掃
瀏覽微信云網站